• 主页
  • 识别自然>
  • 2,444亿的「举债建设」,凭什幺让高雄市的下一代承担? >

2,444亿的「举债建设」,凭什幺让高雄市的下一代承担?

浏览次数:832发布时间:2020-08-08 11:21:56文章分类: 识别自然

日前高雄市公民监督公僕联盟发布记者会指出,高雄市府举债已逼近上限,因此提出「零举债」的诉求;虽然陈菊表示「仍有举债空间 不影响前瞻建设」,但作为高雄市的第三势力,我们仍有责任提醒市民朋友该注意的事情。

高雄市政府公开表示:目前2,444亿的债务中,有1,428亿是历任市长累积;换言之,仍有1016亿是陈菊的责任。这些债务,是谁要还?不是陈菊、不是在高雄长期执政的民进党要还,而是高雄市市民要共同面对的压力。如果不达成「零举债」,要承担这些债务的,就是高雄市的下一代。

作为一个青少年工作者,必须要点出这个「世代不正义」的事实:凭什幺孩子们在无法参与这些决策讨论,却要无条件承担这些政策的后果?我们这一代有投票权的市民朋友,需要正视面对我们作为「公民」的责任。

面对批评,市府回应道:陈菊任内的举债建设,「包括捷运、轻轨和铁路地下化、治水等,就占了700亿元」。可是在这些理由能不能禁得起检视?本文试图梳理城市治理的政策脉络,并且提出建言方向。

捷运、轻轨等轨道运输,对一个正在发展的都市而言,是重要的;可是以直辖市六都而言,高雄市的出生率却是最低的。自县市合併以来,2011至2015年的数据显示:高雄市不但出生率敬陪末座,甚至人口迁入与迁出的也是连续五年负成长。

在出生率部分,高雄市甚至有推出全国独有的「第三胎以上可领一次生育津贴四万六千元」福利措施(2010年),但是出生率最高仍难突破9%;在移动人口方面,虽然变数很多,一个人选择哪个城市定居有很多考量,但是其他五都在这五年中,或有升降,唯有高雄是一直负成长。更讽刺的是,高雄市甚至有「幸福高雄移居津贴」此等奖励政策,虽然释出利多,但至今已实施四年,至2016年才共有1,024人提出申请。

上述数据旨在陈述:高雄最迫切的城市治理议题,是人口治理;而且陈菊当前的举债建设项目,很有疑义。在人口治理的政策上,这些特别规划的津贴奖励作为「拉力」,都无法改变港都的人口流失;那到底「推力」是什幺?

行政院主计总处的「105年家庭收支调查报告」中指出,在直辖市六都里,高雄市的「医疗支出」项目,每个家庭高出平均将近两万元,也是最高的;可是高雄的「休闲与文化」项目,每个家庭却低于平均将近一万元,是六都中倒数第二。而在收入的部份,高雄市每个家庭能有收入的人是1.79人,略高于平均(1.75人);但是收入所得总计,却略低于平均,一年少了将近3万元(27,748元)。

从上述资料,我们不妨这样想像高雄市的家庭蓝图:在高雄,每个家庭投入工作的,比其他城市还要多,但是收入就差了这幺一点;赚了钱之后,要比其他城市的人花更多钱在看病,导致于比较少资源去参加艺文休闲活动。勾勒这个家庭蓝图的样貌,旨在描绘高雄市人口外移的「推力」。

这个「推力」的勾勒,或许没有非常完整精确,但是却跟高雄市民的生活经验不谋而合。例如:高雄市的重工业,是全国皆知的;动不动就在「紫爆」的空气品质,让市民朋友们生活在「长时间、低暴露」的污染物中,虽然不会立刻死亡,但是因应长期病变的医疗费用,就无可避免。公害污染防治,应是政府的责任,但是看病的支出,除了中央健保的给付以外,就是家庭个人要负担。

而在这方面的所得分配上,高雄市的贫富差距也在扩大:依据高雄市政府主计处的「高雄市家庭收支调查报告」指出:(104年)的年收入最高20%的家庭、是收入最低20%家庭的6.09倍。不但相较于前一年高雄的5.81倍,贫富差距正在恶化,也高于全台的平均值(6.06倍)。

在这些基础的数字之上,我们才能进一步检视:高雄市府的举债合不合理、再来「公评」陈菊作为。如果举债的目的,能够透过融资换取发展週期长、初期支出大、符合辖区或时程受益原则的公共服务或公共建设,那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很可惜的事情是,在高雄,从贫富差距的数字,我们也可请高雄市民自问:美术馆、新湾区、农16… 种种由地方政府带头炒起来的房市与地价,我们在地方的经济成长有跟得上吗?

高雄市的人口持续不断外移,在许多硬体建设的前提上、早已失了迫切性。而人民信任特定政党的结果,并没有改善许多城市沈痾的问题,于此同时,举债还逼近了上限。在那些高昂的、光鲜亮丽的硬体建设之后,是用多少未来世代的权益换得?檯面上看到的是举债的赤字,还有檯面下那些看不到的家庭医疗支出,还有生活中经常有感的恶劣空气品质……然后平均家户所得依然偏低、房地产却徒然翻涨,导致贫富差距愈益加大。

上述种种,都值得有投票权的市民朋友,一起好好想一想:我们投下的那一票,到底默许了多少政策?在投票以外,地方政府应该要有机制和作为,让人民有机会参与切身议题的政策,而非仅有单向的「被告知」。这是人民对市政无感、甚至无力的原因之一。今有公民团体提出诉求,市府跟议会应该要能广纳言路、重新省思。而身为选民,我们应该要让第三势力政党有机会带动良性竞争、也可以让「举债建设」的议题,成为下次选举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