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校友签名运动‧反对子文华小易名

浏览次数:943发布时间:2020-07-04 01:53:06文章分类: 专利消费

家长校友签名运动‧反对子文华小易名(雪兰莪‧首邦市31日讯)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联同子文华小前董事长、家长、校友、子文华小创办人的后代、前校长等人坚决反对子文华小易名,并将发动大型签名运动,捍卫子文华小的原名。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魏良钰表示,该会对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宣布,为了答谢谢富年的捐献,子文华小已易名为“拿督谢华华小”一事感到震惊及坚决的反对。11年努力被抹杀他週三在记者会上说,华小易名,意味着教育部完全切断先辈孙成焕等创校人对办校的历史贡献,也将先贤们为子文创校的苦心一併抹杀。他表示,子文华小在2001年从瓜雪县搬迁到首邦市,发展到今天成为本地区的大型华小,这11年来,因学校、家长,社区团体及居民的共同努力,才有今天的成果。“子文华小易名,意味着这11年来学校、家长,社区团体及居民们的努力历史成果,全部被抹杀。”他指出,校友会、家长及当地的人民事前根本不知此事。他也披露,子文小学前校长谢源兴、前董事长兼老校友刘水清也出席记者会;而该校的创办人孙成焕的孙子孙文耀与媳妇符秀贞也以实际行动,表达同样立场,反对易名。另一方面,他表示,该工委会也促魏家祥回应教育部是以甚幺标準、条件作为学校易名的考量理由,以及还有多少华小已申请学校易名等问题。週日办签名运动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将于9月4日早上10时半,在子文华小的大门口举行大型签名运动,呼吁首邦市居民、子文华小的家长等人一同前来以实际的行动支持这项运动。此外,委员会也在面子书设立“子文就是子文”专页,希望各界人士踊跃支持。除了捍卫子文华小的原名之外,该工委会也争取设立子文华小二校。魏良钰说,从当初迁校前的12名学生到现在的近3千名学生,该校的学生人数已经饱和,因此他们也争取增建分校。坚持“子文就是子文”魏良钰披露,该工委会成员已召开紧急会议一致通过,坚决反对子文华小易名,坚持“子文就是子文”(CHEE WEN TETAPCHEE WEN),并对扰乱华小秩序的破坏行动,表示谴责!他强调,华小都是以先贤名字、地方区域命名,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若子文华小成为第一间易名小学后,区域居民、校友会、离校生、家长们感到惊讶并不难理解。“此先例一开,将来捐款人也可“出高价”将华小学校再易上新名字,那华小校名岂不变成拍卖行的叫卖品?”他希望董事部在听见他们的心声后,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取消子文华小的易名;不过签名运动仍会如期进行,以让副部长知道华校的名字是不可随意更改的,他们不会对此事妥协。该工委会也促请现任子文王校长现身解释,为何在子文易名事件上,没有先召开家长大会,收集家长及公众的意见?魏良钰表示,魏家祥说“易名不能怪罪教育部”,并说一向来都配合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的“董事部主权论”,这简直是魏家祥的冷言冷语,话中带刺。“身为副教育部长难道没权力对食堂主权、董事部有权利在支票签名一事下达命令?而选择性的在学校意名事件,突然配合董事部?到底是推卸责任还是强词夺理?”魏家祥:依董事部申请批准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促请各方理智看待子文华小易名事件,不要把矛头指向教育部。他指出,在此事上,教育部只是根据董事部的申请,按照一般程序来批准,因此,若学校内部出现争议,并非教育部的问题。“教育部是于二十多天前发出批准信。我对教育部被怪罪,甚至有人指是‘魏家祥发出指示’感到很莫名奇妙。”他也否认发出指示,并吁请有心人勿胡乱作出指责。他披露,其实其他华小也向教育部提出易名申请,惟他较后才宣布。创办人媳妇难过失眠子文华小主要创办人孙成焕的75岁媳妇符秀贞获悉子文华小易名为拿督谢华后,难过得两晚不能睡觉。“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傻了,我的家公建校这幺辛苦,校名怎能说改就改?”她说,家翁是于当年中了马票后,二话不说地用这笔钱在海南岛和双溪丁宜各建一所子文华小。“我的家姑也常提起,爸爸中了万字后,一分钱都没有留给家人,全都用来建学校、办教育。若子文华小易名,我们觉得这是非常痛心的事。”中马票钱全用来建校她说,家翁13岁从海南岛来到大马,对海南岛有很深的情意结,所以在建校时以海南人宋子文为学校命名。“海南岛的子文华小还在,我们希望在马来西亚的子文华小依然可以存在。”宋子文是宋家三姐妹的兄长,他也是孙中山革命支持者。孙中山在广州成立中央银行时,宋子文负责筹备条例章程。新闻背景易名感谢谢富年捐献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日前宣布首邦市子文国民型华小已获得教育部批准,将校名改为谢华国民型华小,以答谢双威集团创办人兼总裁丹斯里谢富年每年对子文华小作出的捐献。他说,谢富年每年都捐钱给子文华小,对该校作出很大贡献,子文华小董事会针对此事,向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发出公函后,教育部便即刻商讨董事会的要求,并在决定批准子文华小易名后,发信通知该校。‧2011.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