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芝雅:开採铝土矿后果严重‧关丹人恐喝水银水

浏览次数:993发布时间:2020-06-18 07:51:35文章分类: 专利消费

傅芝雅:开採铝土矿后果严重‧关丹人恐喝水银水(彭亨‧关丹5日讯)公正党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指出,如果彭亨州政府继续放纵矿商毫无节制的开採铝土矿,它将对环境的破坏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包括作为关丹人食水来源的河流遭剧毒的汞(或称“水银”)污染,等同让关丹人遭慢性杀害。她指出,自铝土矿开挖后,到处尘土飞扬,矿泥也随雨水流入河流及海洋。她说,如果人们通过吸入受污染的空气、食用受污染的海产及食水,让各种有害物质及重金属进入身体,长期影响下,将引发哮喘、金属中毒及癌症等各种疾病。“但是州政府并没有採取政策甚至是行使法律权限来制止它的发生,对人民遭受的威胁视而不见。”数条河水重金属超标傅芝雅今日召集本地及外地传统及电子媒体记者巡访关丹铝土矿所造成的环境破坏课题,在汇报会上如此表示。傅芝雅也是“对抗铝土矿污染联盟”主席,她指出,她早前曾揭露在武吉莪滤水站上游有数个清洗铝土矿的地点,清洗铝土矿的活动有可能造成河流污染。她提到,根据彭亨环境局今年8月公布的河水含重金属指数报告,当地有数条河流水质污染指数为第五等级,重金属严重超标,但彭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却指称这报告不正确。“被鉴定含汞指数超标的河流,包括武吉莪滤水站的取水点双溪辽河(Sungai Riau)含汞指数0.093、马布河(Sungai Mabok)含汞指数0.0108、槟榔河(Sungai Pinang)含汞指数0.0142,而格宾本哥拉河(Sungai Penggorek)含汞指数达到0.0224。”“据了解,清洗铝土矿是非法作业,既然州政府无法管制,我们促请中央政府终止铝土矿出口准证。”她相信,只要铝土矿被禁出口,就成功切断这个领域的供给链,无论是矿商、罗里业者或出口商都被逼停业,问题可以获得初步解决,避免问题恶化。“这也可让当局有充裕的时间策划及草拟矿务的新法案,确保铝土矿业在不严重破坏环境及牺牲其他商业领域的情况下,获得永继的发展。”她狠批安南耶谷不断辩称这个领域为矿业及罗里运输业者带来许多就业机会,因此不制止,但是实际参与铝土矿开採活动的业者,约95%是外地人,受益的彭亨或关丹子民少之又少,大家只能承受恶果。斥矿商补偿如行贿封口公正党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形容,矿商或仲介向受到铝土矿开採活动影响的居民发放补偿,以便让他们保持沉默的行为等同行贿,希望州政府或中央政府正视,重新草拟执行政策,确保各方面都获得保障,以达双赢局面。“一些矿商或仲介向铝土矿开採活动範围内受影响的居民,发出每月500令吉或1000令吉补偿,让这些居民向自身所处的环境破坏及污染问题妥协,但是,问题仍然持续着甚至变得更恶劣,最终受到伤害的是全民,不是一小撮人。”她指出,他们并不反对矿业发展为国家及社会带来收入,但是在经济考量的同时,绝对不该牺牲我国大自然资源、人民的健康与安全。“我希望彭亨州政府及中央政府慎重看待铝土矿过度开採对人们及大自然的破坏,勿让人民生活在饱受危害的恶劣环境中,当局必须尽快拟出及执行严厉管制铝土矿业的法律条规。”她说,位于武吉莪垦殖区的油棕业等活动是永续性的经济活动,而当下的铝矿业者把油棕树砍了,大事开挖铝土,无论是合法或非法开採,它们的操作都存在环境破坏的问题,挖平了的土地四、五年内无法恢复,这损失是无法估计的。“我促请州政府停止所有铝土矿业操作,重新草拟执行政策,确保各方面都获应有保障,以达双赢局面。”傅芝雅也在汇报会上指称,彭州政府打算引进加拿大生化科技“Adherex 120”,用以解决铝土矿开採引起的尘埃飞扬的问题,却无法真正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她说,Adherex 120混合清水洒在路面,可以把路面红泥凝固成块,控制尘埃飘扬更有效,但是一旦下雨,这些泥块将分解及沖刷入沟渠、河流甚至海洋,造成这些水流污染。“这些水源所受到的重金属及有毒物质污染,是无法化解,也危害食物链和自然生态链,政府根本没有办法解决这类污染问题。”(LSL)黄德:关丹5年后或变废城“绿色盛会”主席黄德警告,铝土矿开採引发的问题,在短短一年内造成的环境破坏相当严重,如果彭亨州政府不立刻制止,相信在5年后,足以让繁荣的关丹变成废城。森林油棕园变光秃他是跟随媒体访问团,巡视关丹区多处铝矿污染地点时,这幺披露。他声称,“绿色盛会”也是“对抗铝土矿污染联盟”的盟友,因为铝土矿所造成的环境破坏及污染后果,是无可挽回的。“政府任由合法或非法矿商在关丹多处土地开挖,非常大面积的森林、油棕园变成光秃了,关丹人面对的第一个冲击,就是这些人祸可能加剧自然灾害的破坏,加重水灾威胁或泥石流、土崩风险。“环境破坏及污染的问题,将牺牲渔民的生计,破坏了观光旅游业、民宿业及饮食等经济领域,根本得不偿失。不能为了单一铝矿业,而破坏其他经济领域。 ”‧2015.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