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事馆被封继续发签证

浏览次数:378发布时间:2020-05-29 15:12:08文章分类: 专利消费

领事馆被封继续发签证

文/刘仕杰(前外交部欧洲司科长)

何凤山的故事

在校园演讲时,常常被问到各种五花八门的问题,但有个面向从来没人主动提起过,直到我说明了之后,大家往往露出一副「噢!原来是这样」的表情。这个面向就是「外交人员的服从」,或说「外交官也是公务员」。要谈这个面向,最好的方式就是说一说何凤山的故事。

一九三八年德国「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纳粹展开对犹太人的大规模迫害屠杀,全欧洲的犹太人惊慌奔走,只要能获得签证离开欧洲,就能保住身家性命,无奈当年七月在法国美丽小镇 Evian 召开的「国际难民会议」,与会各国代表皆表示不愿意接受犹太难民。

这是令人十分悲伤的国际现实,当时希特勒的立场是「只要其他国家核发签证或协助,他愿意让这些犹太人离开欧洲」。

当时担任中华民国驻奥地利总领事的外交官何凤山,基于人道主义,不顾上司驻德大使陈介的反对,执意核发近二千份(一说是五千份)「生命签证」给犹太难民。

由于当时位于奥地利的五十几个领事馆都不愿意核发签证,何凤山的独特义行很快传开,中华民国驻奥地利总领馆瞬间「门庭若市」,门口等待申请签证的犹太人大排长龙。

德军政府看了不是滋味,随便编个藉口没收了总领事馆的房产。想不到,何凤山自掏腰包找了一间公寓,租下来当临时办公室,继续核发签证。

据说共有三万名犹太人就这样飞到了上海「过境」,然后又辗转前往世界各地落地生根。

领事馆被封继续发签证


▲「中国的辛德勒」外交官何凤山。(图/翻摄自维基百科)

猜猜看,这样一位外型俊美潇洒的外交官,后来的境遇是?

先说简单的国外部分。2000年,何凤山被以色列政府封为「国际义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的最高荣誉;2005年,联合国正式将他誉为「中国的辛德勒」。我派驻在洛杉矶时,洛杉矶犹太大屠杀博物馆(Los AngelesMuseum of the Holocaust)就在我家隔壁,有一次走去逛逛,还和馆内的工作人员聊起这段往事。国内的部分就有点複杂了。

一九三九年,中华民国外交部记了何凤山一支过(因为抗命之类的理由)。二次大战后,何凤山担任驻哥伦比亚大使期间,被馆员指控侵占「200美元」(不是200万美元)公款,接着他遭到停职、取消终身俸并被弹劾,终身清誉毁于一旦,直到2015年,前总统马英九以「终其一生无可指责」八字褒扬,总算是替他平了反。但何凤山早于1997年逝世,代表接受褒扬令的是他女儿何曼礼。

领事馆被封继续发签证


▲前总统马英九颁赠褒扬令给已故大使何凤山的女儿何曼礼。(图/取自总统府官网)

其实国内外不少人都知道何凤山的事蹟,而他在国际上得到的荣誉,都来自最初的「抗命」。

出于对犹太人的人道关怀,他毅然决然违反上级指示,核发生命签证。身为一位外交官与公务员,他很清楚这是抗命,也很了解可能带来的降级、惩处或甚至危及人身安全的负面后果。他当时的义举,绝不可能是因为预测多年之后将获得那些国际荣誉。人道至上,心无悬念,大概就是他当时的心情写照。

我的助理 Kevin 曾和我讨论二二八事件,讨论关于那些下令的人和接受指令的人,应该负起的责任有多重,或是背负的原罪有多少。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在那样的历史时刻,个人能有多大的自主性?不服从可能会带来杀身之祸,服从了却成为历史业障的共犯。多年以后,应不应该被检讨或定罪?

个人需要负起多大程度的责任?或是一切罪恶推给组织,个人即可瞬间抽离?这类难题在欧洲经历过反覆且严肃的讨论。而讨论的前提是先勇敢面对,朝自己的脆弱柔软之处尖锐进击。我最喜爱的博物馆榜首―柏林犹太博物馆(JewishMuseum Berlin)就深深值得我们学习。

德国身为这段迫害犹太人历史的加害者,他们不但正面面对这段伤痛,且毫不遮掩地提醒后代:是的,我们曾经犯了错,而且我们不想再犯。

今日造访柏林犹太博物馆,时时可见年轻学子自发或成群结队地在馆内摸索那段历史,例如观赏令人哀伤的影片或阅读惊悚的文字。馆内光线经过设计,刻意保持阴暗,走道曲折狭窄,不易行走,为的就是让访客体验犹太人当年被禁锢的空间压迫感。

二○一七年年底,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庭针对一九九五年波赫内战开庭审理,前克罗埃西亚指挥官 Slobodan Praljak 听完判决后,大声坚称自己无罪,随即当庭拿出氰化物服毒自杀。

这位一生宛如传奇的指挥官,在南斯拉夫内战中到底有无罪行,无从得知。历史的真相真能盖棺论定吗?常常未然,也应该未然。但让全世界为之震惊的当庭服毒这一幕,也许可以再让我们深深思考一件事情:在特定时空背景下,个人与组织各自有多少能动性?

何凤山的故事,通常会被放在「转型正义」的脉络下谈,但对有志从事外交工作的人而言,另一个同样值得思考的面向是,外交官身为公务员,如果面临类似何凤山当年的状况,该服从?还是该抗命?

当然,何凤山的例子也许有点极端,况且公务员本来就该服从,没有自己的个人声音,假如你的个性是那种没办法事事服从、有意见就想讲出来的人,恐怕会在这样的公务体系过得很辛苦了。

*本文摘录自《我在外交部工作》

 

领事馆被封继续发签证